aktu赤荼

谢谢各位喜欢啦。

季老师真的是暴风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
图好糊啊……

【瞳耀】

*小段子

激情摸鱼

睡前小甜饼

*年纪很轻的白sir在我心里大概就是高小奶


白羽瞳和展耀站在路灯杆子底下。

冷死了。

白羽瞳和展耀的第一次约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变天了。

白羽瞳真的很冷。

风从他的四面八方吹过来,从前到后,透心凉,心飞扬。他整张脸被风吹得麻木,他眨着眼睛,尽量让自己的脖子直起来,稳住身形。

他就穿了套白西。

他看见展耀的长风衣,有一点点羡慕。他很想把整个人都扑进展耀的怀里,当一次举世无双的小公举。

但是他不能。

他当然不能。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而且最最最最最最重要的是他是攻,要在展耀面前有一个好形象。

要忍住。_(:з」∠)_

或者是把展耀搂过来,展示一下自己的男友力?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啊!搂一下展耀觉得他轻浮怎么办!

而且他真的不太敢去就这样抱住展耀。



展耀也冷。他缩着脖子,脸冻的格外的白,鼻尖儿通红通红的,猫一样的嘴巴里呼出一长串白色的气。他把手放在嘴巴边上,呼出一口热气然后反复地搓。

展耀看着白羽瞳的白西,有点羡慕,他觉得自己的大衣透风,而白羽瞳的白西和他的身材无缝贴合。

"估计会很暖和。"

他想缩进白羽瞳的西装里面,安安静静地抱着白羽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但是他不能这样。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他应该矜持一点。

于是展耀就有了第二个选择,就是等着白羽瞳来抱他。

但是他和白羽瞳站在路灯下面已经好久了,久到影子已经长长的。

白羽瞳还是没有什么动作。

展耀有点委屈,他鼓起腮帮子,有点哀怨的看了白羽瞳一眼,然后继续反反复复地搓着手。



呀。

不得了了。

白羽瞳的心里炸出一朵灿烂的小烟花。

鼓着腮帮子的展耀真的是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可爱了!!!

他脑子一热,拉开自己的白西,抓过展耀的手,就这样一把把他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展耀贴紧他的胸口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

哦,现在展耀在他怀里。

卧槽展耀在他怀里!!!!!

白羽瞳的心脏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地跳的飞快,全身的血液向上翻涌,一直冲到脑门儿上。

他意识放空,脸爆红,出了一身的汗。

展耀呢?

看不见展耀的表情。

展耀以高出白羽瞳1—2cm的身高,僵硬地贴在白羽瞳的胸口长达五分钟,期间只能看到他的耳朵尖儿红的滴血。





好了,现在大家都不冷了。_(:з」∠)_

————

他们不冷我冷!!!!

最近降温真的超级冷诶!!!!!

冻僵了【瘫

戳我首页看猫猫鼓起腮帮子的靓照。
大屁眼子我用pc端插不上去图!!!
图有点糊不过点开还算清晰【自我安慰

喜欢了就给我个小心心嘛_(:з」∠)_

【SCI】这群杀手不太冷1.


又名杀手的痛有谁懂

*展耀一觉醒来发现自己长出了猫耳朵

*大型沙雕ooc现场

*双杀手

杀手组织sci


*反名预警

醉酒带来的不只是当时的失态,还有事后的。

厚厚的窗帘遮住窗外暖融融的阳光,室内昏暗地如同阴雨天的黄昏。

展耀闭着眼睛,整个人缩在被窝里,抱着一小块儿被子拱成一团。

头一次没有自然醒。

展耀抱着被子滚了一圈,黑色的尾巴慵懒地缠绕在腰间。他半眯着眼睛,十分惬意地在床上伸了一个懒腰。

今天仍然是美好的一天,但展先生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哦,不。

展耀眉头一皱:等等!!!

突然,展耀一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他抱着被子在床上呆滞了0.3秒。

不!!!!!!!

他突然间醒悟了似的拍向自己的脑袋。两只猫耳在空气中机灵地抖动了两下。身后的尾巴似乎是有心灵感应似的翘了翘,证明一下自己的存在。

所以说我到底为什么会有猫耳朵和猫尾啊摔!

搞清楚状况后展耀硬挺挺地"duang"一声躺回床上,他把被子蒙上头,只露出两只尖尖的猫耳

"这一定是个梦。"展大博士如是说。

不知道过了多久,展耀重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看起来无比的难过,长长的睫毛低垂着,

目光呆滞,整个人像是瘫倒了般,然后他喃喃自语。

为展先生默哀。

展耀想起来昨天酒席上,他喝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赵爵附在他的耳朵边,轻轻地一句

"猫儿。"

展耀那会儿喝大了,他大着舌头:"谁是猫儿!"

他记得赵爵低低的笑了两下,赵爵说:"不诚实的孩子会收到惩罚的。"

展耀已经不记得他是怎么回答的了,如果他有回答,那估计也是高贵冷艳的一声"哼"

不过这所有的一切已经不重要了。

屋里有一丝光线晃晃悠悠地想要透进来。

"天哪。"

展耀靠在床板上:"我真的变成了一只猫吗????"

他拍着胸口:"我真的现在是一只猫吗?????"

最后他睁大了那双圆溜溜的眼睛:"啊!"

他叹气

"我居然真的变成了一只猫。"




是日,展耀戴着黑色的棒球帽,一身藏青的长风衣,面无表情的低着头,靠着墙角慢慢地踮着脚尖走,恨不得变成阿飘悄无声息地溜进去。

结果展耀一进sci的大门,就被人劈头盖脸的用礼花丝糊了一身。

"四周年快乐,展sir!"赵富和马韩等人整齐划一地站在sci大门口,标准地齐刷刷地一人给展耀比了一颗小心心。

今天是展耀先生为sci组织效力的四周年。

展耀先生无奈地冲他们笑笑,慢条斯理地撕下粘在自己额头和眼皮上的礼花丝,还不忘拉一拉,固定一下自己的帽子。

sci组织的内部的屋梁上挂着长长的白色横幅,上面大大的黑字十分显眼:"祝展羽瞳先生与白耀先生四周年快乐。"

大家的展耀先生抬头看了看横幅,冲所有人温和的笑笑,匆匆地就进去了。

结果马韩,王韶,蒋翎对着展耀的背影齐齐倒抽了一口冷气

马韩看着展耀的背影,有点说不出来的惊悚,她捅了捅赵富的胳膊:"诶,赵穷。"她身子向后倾斜,尽量不引人注目地跟赵富靠的近一点:"瞳哥居然没有吐槽你那个又白又黑像奔丧一样的祝贺横幅。"

赵富有些得意,他挑了挑眉毛,语调上扬:"那是——"

他双手插在口袋里,踮起脚尖左右摇摆:"我说什么,展sir一定会喜欢吧!"他复而做娇羞状,伸出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胸口:"展sir一定明白我的苦心,一黑一白,比喻的就是他和白sir!诗意!贴切!"

王韶像看傻子一样看了看赵富,他走过去拍了拍赵富的肩膀:"我也相信展sir的审美,我觉得他今天可能没好好看。"

他末了补充一句:"你该庆幸白sir现在不在这儿。"

马韩点点头,跟着王韶,丢给赵富一个同情的眼神,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然后是蒋翎,她甜甜地冲赵富笑了笑,踮起脚尖也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意味深长地也给了他一个眼神。

留下赵富一个人站在原地揉了揉脑壳。

大家都做好之后,蒋翎蹬着地板把椅子移到马韩那里去:"韩马姐,"蒋翎悄咪咪地凑近马韩的耳朵:"你发现展sir今天戴了顶帽子吗?"

马韩撇了撇嘴,单手摆了一个小喇叭的姿势,压低声音:"不好看。"

蒋翎立即狂点头,她有点嫌弃:"像大爷帽。"

马韩似乎是无奈般地摇头:"说不定瞳哥感冒了,保暖。"

她目光放空:"我还是相信瞳哥的审美。"

蒋翎想了一会儿,颇为沉重的点了点头。




sci的总部就像一个普通的办公室,是一个看起来很穷但其实什么都有的办公室。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大家都坐在这里待命,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办公。

展耀今天一来就坐在了自己的桌子前面,头上的黑色鸭舌帽被主人强迫症般的一次又一次压下来。

他僵硬地直着身子,手指有节奏地叩击桌面。

这件事情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展耀面色凝重。

他无意识地坐在座位上转了个圈儿。哦!他转念一想,但是白羽瞳可以。

我得告诉他,展耀想。

一声电话铃打断了展耀的思路,他拿起电话,一会儿又放下去。

马韩看着展耀接了个电话,"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

她看见蒋翎在她对面眉飞色舞地比口型,蒋翎嘴巴长的大大的,蒋翎说:"韩——马——姐——

,有——情——况——"

马韩精神一振,坐直。

但是她还是小小的皱了皱眉头。

啊,怎么办。每次听到韩马这个名字都觉得又老又土又难听。我叫马韩啊马韩马韩马韩!

她在心中疯狂吐槽。

唉,谁让我是个杀手呢,她忧伤的想,不能用真名。哪怕是把名字倒过来是个韩马那也不是真名啊!

sci组织的办公室里静悄悄的。

sci组织深埋地下,没有阳光,没有窗子。素白的灯光跳跃了两下,投射在每个人的脸上。他们都扭过了身子去看展耀。展耀站在他的位置上,表情晦暗不明。

展耀说:"各位,两个消息。"

"第一,我们又有钱可以挣了。"

"上面来任务,今天晚上要混进一个毒枭的晚会,杀了他的儿子。"

他顿了顿:"第二,你们的白sir白耀,一会儿就到。"

"赵穷!你和王叉一组,你们两个到时候负责观察周围的打手,盯着那个毒枭。"

"韩马!你负责跟那个毒枭的儿子接触,盯着他,切记别让太多人看到你的脸。"

"蒋凸!你帮我们进去。"

"至于我。"展耀舔了舔嘴唇,勾起一个若有若无的微笑"我就和那只耗子一起,杀了他。"





白羽瞳——白耀

展耀——展羽瞳

赵富————赵穷

马韩————韩马

蒋翎——原著蒋平——蒋凸

王韶——王勺——王叉

tbc

【瞳耀】涌凌6.

*正剧向

*老夫老妻在异地查案谈恋爱

*本章黄暴

新手上路预警

*链接已补

6.

林伦的身影消失在浓浓的夜幕里。

冯杰看着林伦渐行渐远的背影,开口:"你说林伦为什么会会笃定明天林羽的事情就会结束呢?"

展耀问:"林伦一直都很宝贝他的妹妹吗?"

冯杰点点头:"从小都是,那样子简直生怕他妹妹少了一根头发丝"

展耀思索了一会儿:"照你这么说,林羽肯定一点事儿都没有。假如她被人用重器击打头导致昏迷或者是被人用其他暴力的方式致昏,林伦绝对不可能有心情在这里和我们说话。如果是被人用了迷药,林羽也不可能被林伦拍一拍就醒了。根据林伦所说,林羽精神状态不太好,有点恍惚,所以我认为,林羽被催眠的可能性非常大。"

白羽瞳点了点头。

展耀伸出两根手指头:"两个猜测。第一,林伦关心则乱又或者他看出林羽被催眠,觉得林羽是个受害者,更何况他见不得林羽受苦,肯定会尽早把林羽弄出来。普通的酒驾被查有人托关系第一天晚上交点钱肯定能出来,林伦可能是有相关的经历所以他笃定林羽肯定能出来。第二,林伦胸有成竹,知道林羽肯定会出来。"

警车顶上的灯忽明忽暗。

冯杰笑笑:"我觉得第一种可能性比较大。"

白羽瞳立马跟着冯杰答了个"我也觉得"。

风带起地面上的雪花,细细碎碎地扑棱到他们的裤子腿儿上。几个人脸上表情各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会儿,冯杰向展耀和白羽瞳告辞,回家休息。这个时候路上已经没什么人了。

于是白羽瞳放心大胆地牵起了展耀的手,同展耀一起在路上寻找可以落脚的地方。

走着走着,展耀突然拽住白羽瞳:"白羽瞳,林伦他一直都这样吗?"

白羽瞳也没问展耀是什么怎么样:"林伦他其实没怎么变。"

"他从前就这样。家世好,家教严,礼数周到。原来是热爱学习,现在又是个彻彻底底的工作狂,对妹妹比自己还上心。"

展耀"哦"了一声,没了下文。

街边的路灯把影子投向路中央,拉长。

白羽瞳和展耀又是相对无言。

一会儿,他们走过一个转角。白羽瞳看到了一个装潢不错的酒店,他展耀,意思是可以就近住下。却不料感觉到自己被一阵旋风推到墙上,霎时间他稳住了重心,接下来就看到展耀的脸凑近,直直吻上了他的嘴唇。

英明如白sir,也有猝不及防的时候。

展耀一张脸在他眼前放大。白羽瞳从展耀漆黑深沉的瞳仁里,看到他惊愕的影子。

展耀并没有理会白羽瞳。

他直接地,近乎莽撞地把软乎乎的红舌头伸进去,又软软乎乎地在白羽瞳的口腔里漫无目的搅动。

舌头尖儿从白羽瞳的上颚划过,转个圈儿打个旋,又轻轻地舔他别的地方。

白羽瞳早过了那股子惊讶的劲儿。

他的感受到血液在他的血管里加速流动,心脏因为兴奋和期待加速跳动。

他竭尽全力地按压住了胸腔里翻涌将出的火焰。

他伸出一只胳膊,猛地伸到前面搂住展耀的腰往自己怀里带。

他一只手紧紧地箍住展耀的腰,另一只手伸到后面托着展耀的脖子。

然后他才极用力地加深了这个吻。他勾住展耀那根软乎乎的舌头,近乎野蛮地用力吮吸了一下,换得展耀轻轻"唔"了一声,抬起胳膊抵住白羽瞳的胸口。

白羽瞳叼着展耀的舌头,在展耀的口腔里细细捉弄。白羽瞳时轻时重地刮弄展耀敏感的口腔,细细地舔过他的每一颗牙齿。舔的展耀的身体微微发颤。

展耀本来想要个主动权,结果事与愿违。

他发力想要推开白羽瞳,奈何那人的手像铁钎子一样紧,他挣扎了两下,喉咙深处发出不满的呜呜声。得到的是白羽瞳更加疯狂的舔弄,和更加用力箍住他的胳膊。

展耀有些害怕了,他开始挣扎,仰着脸。结果脸颊酸胀,唾液牵着线顺着他鲜红的嘴唇流过他的唇角,直到他细白的脖颈。展耀被亲的发晕,几乎站不住脚。

迷迷糊糊间,他半挣扎着,把手伸进白羽瞳的衣服里,顺着白羽瞳腰间的曲线一路向上摸。

展耀感到对面的人身形一激,猛然放开了他。

被放开的一瞬间,展耀双膝一软,几乎要跪在地上。

白羽瞳迅速托住他的屁股,搂紧他的腰,继而把他带到自己怀里,那力道几乎是要把他揉碎。

展耀脱力地瘫软在白羽瞳身上,嘴唇红肿。他半眯着眼睛,模模糊糊地听到白羽瞳恶狠狠地语气,白羽瞳说:"展耀,我真的很想在大街上办了你。"

展耀不知道听的是不是这句,他靠在白羽瞳的肩膀上回答:"随你便。"

夜色撩人。

https://app.yinxiang.com/shard/s46/nl/22247937/acaab442-5aec-41b3-b00f-12b44388b5cc/

评论区有。

石墨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叉腰!哼!

等我ao3注册通过以后就用ao3......

【咸鱼瘫

太心酸了。

拖这么久真不好意思_(:з」∠)_

下章案子就转给sci了!

【瞳耀】涌凌5.


*正剧向,半架空


*连环杀人的第一案要结束啦
这章就是纯剧情


白羽瞳终于站到了展耀的身边。他牵过展耀的袖子。

他想了想,最后没有办法厚着脸皮去拉展耀的手。

冯杰与Alex站到一边,看他起来心情不错。

Alex还沉浸在"男男朋友"的巨大打击中,他满头的金毛在风中凌乱,愣愣地转过头:"那你说,他们两个今天晚上住哪里呢?"
冯杰高深莫测地看他一眼,指指天,指指地,又转了一圈。
Alex:"蛤???????幕天席地?"
冯杰恨铁不成钢地拍了一下Alex的肩膀:"开房啊!开房你知道吗?"

夜色已浓。

白羽瞳紧紧地攥着展耀的袖子,两人相对无言,亦步亦趋,僵硬地小幅度前进。

Alex先回家了,冯杰抱着胳膊站在喷泉一角,眼看着白羽瞳和展耀渐渐走远。

他摇摇头,正准备离开却感到后面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冯杰回头,一惊。

"啊!林伦!"

冯杰惊吓:"你怎么在这里!"

风"呜"地一声,吹得冯杰一个哆嗦。

前面的白羽瞳和展耀还没有走远,握着展耀袖子的白羽瞳听到冯杰"林伦"两个字,几乎是立刻扭头,力道之猛,差点把展耀扯到自己怀里。

等白羽瞳定了定眼神,发现真的是林伦之后,同冯杰的反应差不多,简直惊吓。

白羽瞳吞了口口水,转过头看见展耀的脸黑如包sir。他有些着急,之前的尴尬全都不存在了,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白羽瞳放开展耀的袖子,捧着他的脸:"猫儿,你听我说!"白羽瞳焦急"我不知道林伦为什么会在这儿!"

展耀绷着一张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白羽瞳急得冒火,危急之中,他一把拉过展耀,"啵"地一声在展耀脸上响亮地亲了一口。

展耀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亲吻吓得身体猛地绷紧。他面无表情地抬起手擦了才脸,盯着白羽瞳那张英俊帅气的脸蛋儿,过了一会儿,展耀忍不住,扶着白羽瞳抿着嘴笑得半蹲了下去。白羽瞳愣在原地。

"行了白羽瞳。"展耀笑,"我不生你的气了。"

近处警车的灯光一闪一闪,他们快要回局子里了。

白羽瞳拉着展耀跑过去,他冲着林伦喊了一声。

林伦见到白羽瞳也很激动:"羽瞳,又见到你了。"

林伦此人,着实长了一张不错的脸。
他五官硬朗,鼻梁高挺,嘴唇略薄,身材高挑。他戴着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围了一条纯灰色的长绒围巾,穿着深黑的正装大衣,里面是纯白色的开领毛衣。不过他的围巾有些松散,眉宇间有些疲惫,看着像是匆匆忙忙地奔波了好几趟。

林伦自然是看到白羽瞳身边的展耀,他对着展耀彬彬有礼地微微一笑:"这位是展耀展先生吧。"他站出来跟展耀握手"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我经常听羽瞳提起你,说你年纪轻轻就是心理学博士,非常厉害。"

他递给展耀一张名片,上面写着星域娱乐的CEO。

展耀公式化地笑笑,看不出心情到底怎么样,他伸出手回应林伦,也递给他一张名片,又同他说了几句谦词,算是打招呼 。

白羽瞳念着展耀在一边,随意与林伦寒暄了几句,白羽瞳顺口:"林伦,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林伦闻言脸色一变。

白羽瞳一行三人自然察觉到了这种变化,白羽瞳没有看展耀,直接越过林伦与冯杰对视了一眼。

林伦叹气:"你们看到那喷泉边的尸体了吧。"

他揉揉太阳穴:"喷泉底下有个控制台,是管着这个喷泉中央的台子升降的,每年的吉祥物也都是地下的控制台放的。"
"圣诞对于我们g市就是过年。这个时候公司里有一个人值班就算不错了。"
"我妹妹,林羽。"他说。
"今天在地下值班。"

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林伦无奈地笑笑:"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同你们的反应一样。这个消息是我在喷泉边的朋友告诉我的,我那个时候刚下班,准备来这里接我妹妹回家。那会儿我简直吓坏了,闯了个红灯,结果在这附近又遇到从喷泉出来的人流,车子没办法过去,就跑过来了。我来的时候她趴在控制台上,我吓坏了。结果我拍了拍她,她就醒过来了。幸好我妹妹没事,就是精神状态不太好。她被警察带走了。我出来,准备走回去开我的车,跟着去警局。"

"结果遇到了阿杰,又遇到了羽瞳和展先生。"

他深吸一口气,复而长长地叹出,他又冲着展耀他们温和地笑了笑:"尸体很吓人吧。不过我不关心这个案子到底怎么样,也不想询问太多关于这个案子的。我只想,无论如何,阿羽好好的,我就怎么都行。"

远处有警察过来,冲他们招手,大概意思是让林伦赶紧跟上他们。

林伦冲警察挥挥手,笑着指着警察,半开玩笑地说:"诺,你们看,催命的来了。"

"你们来g市我肯定是要好好招待你们的。等到明天阿羽的事情结束了,我肯定会好好陪陪你们。在g市,我算是主人,你们都是客人,你们也别推辞,这是我应该做的。"

白羽瞳,冯杰和展耀都冲林伦挥了挥手,是告别。

林伦拱手:"失陪了,各位。"

"明天见。"







*深夜档作者
平时太忙了,其实我国庆其实只放了一天假。剩下的时间早上6点起,晚上十二点睡

更文的时间真的是挤出来的。

【瞳耀】涌凌3-4


*正剧向
夫夫异地查案虐狗

很甜
*半架空

*喜闻乐见白sir展耀翻车进行时




3.

雪花变小了,展耀面无表情的挑了挑眉毛,抖了抖围巾上的雪。

他发现冯杰就站在白羽瞳身边。

冯杰看到展耀抬起头,尴尬地笑笑,把一只手翻过去,在胸前小幅度地摆动,算是给展耀打招呼。展耀看到后点了点头。

"真不巧啊,白先生。"展耀长舒一口气,心中小小的惊喜早就没有了,一口气憋在胸口出不来"可是,我认识你吗?"

轮到白羽瞳瞪大了眼睛。

白羽瞳深吸一口气,把展耀拉得更近了一点。他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展耀,你不认识我?"

展耀皮笑肉不笑:"遇见我真不巧。"

他用另一只手拉住白羽瞳拉他的那条胳膊:"先生,你能成熟点吗?能不能不要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白羽瞳气到变形。想要反问展耀"难道你自己不幼稚吗?!",却生生把话憋进了心口。脸罕见的涨得通红。

一旁的Alex搞不清楚情况,他揉揉脑袋:"啊,他姓白?展,你们俩到底认识吗?"

白羽瞳后退一步,放开展耀,他指着旁边的Alex:"这是个黄花菜头是谁?"

展耀高贵冷艳地慢慢眨了眨眼睛,拉过Alex,阴阳怪气的程度比之前的白羽瞳有过之而不及:"这是我朋友。"他看向Alex,又扭过头。
"不过可不是想你和冯杰出!生——入!死!的兄弟关系,我们是大学同学。"
展耀斜睨着白羽瞳"住一个寝室的。"

冯杰无辜,冯杰难过。

Alex:"啊??????"

警戒线周围来了好几辆警车,法医戴着口罩从车上跳下来,进入警戒线走到尸体旁边。

"行了,白羽瞳。"展耀突然笑了一下。
"我不跟你计较了。"他指了指旁边警戒线里的尸体:"首先,我不想在尸体面前跟你吵架,其次,我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跟你吵架。"

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现在,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他顿了顿"白羽瞳,你来这里干什么?"

旁边的Alex十分惊讶:"他?白羽瞳????!!!!!!"

白羽瞳无视了Alex,他点了点头,:"好。"他对展耀说"展大博士您不大一声招呼跑到这里来现在又来问我干什么。"他费了多大的功夫托人查展耀的飞机票,得到的却是展耀不耐烦的逐客令。

"您这三天,三天啊!三天您都没有消息。合着您现在见着我就急着打发我走啊。您可真是太厉害了。"

展耀呼吸一窒。

白羽瞳接着说"我和阿杰来这里找我们同寝室的一个同学,叫林伦。"

白羽瞳把头扭向别处:"毕竟你走的时候有没告诉我你去哪儿。我没想到能在这儿遇到你。"

展耀有些愣,心中的石头瞬间沉到了底:"行啊,白羽瞳。"他说。

他心中像压下一千斤重的石头的,沉甸甸的。这三天,白羽瞳居然没有想过要找他。

"那你去找你的同学吧。"他面无表情。

"我们各走各的路。"

"好啊,展耀。"白羽瞳脸上看不清楚是什么表情。

"这是你说的。"

4.

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

细碎的雪花疏松的散落在展耀的肩膀上。

展耀强忍住心中汹涌翻腾的窒息感,低下头拉了拉围巾,拽着Alex一起离开。

正当他抬脚准备走的时候,忽然听到对面冯杰长长地咦了一声。

展耀停下脚步。

冯杰自顾自的站出来

"不对啊,白羽瞳。"他看起来有些困惑

"不是你托我查展博士的飞机班次的吗?"他指着展耀"还去你大姐的店里当服务员当了一天换得你也大姐的帮你查。"

"昨天你还在城里拉着我转了好几圈,找展博士。"冯杰继续说。

"然后我们遇到了林伦,你才知道林伦也是住在g城的。"

"不对啊。"冯杰低头喃喃自语,复而抬头"你刚刚不是说'这边有案子,展耀要是在街上的话肯定会来这里'才非要拉着我来的吗?"

"怎么现在变成找林伦了?"

他的声音在冬日的夜空中慢慢回荡,顺着风一起飘到展耀和白羽瞳的耳朵里。


白羽瞳:"你!冯杰!"

喔。展耀内心应了一声。先前的窒息感欢快地从嗓子眼儿里麻溜地滚了出去。

一旁的Alex惊呆了,他惊讶地吹了声口哨:"展,这个人是白羽瞳!"

他没等展耀回答"你告诉我的,很厉害的,白羽瞳,就是他啊。"
"你不是说,你跟他吵架了。特别想见到他跟他道个歉吗?"

"你还说你很想念他。"Alex摇头晃脑。

气呼呼的白羽瞳脸上的红色突然间退光了。

他一瞬间恢复了之前看起来有点吊儿郎当的状态,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还不嫌弃事儿多的咳嗽了一声。

有警察开始驱赶周围的人离开了。

展耀一张老脸挂不住。

他很想反驳Alex,大声地,有气势地回应:"胡扯!"

但是他做不到。

他做不到。

雪终于停了。白羽瞳小心翼翼地慢慢接近展耀,别着脸,一步一步地。想要悄悄拉住展耀的袖子。

展耀看见白羽瞳的小动作,站在原地不动。他把手插在大衣口袋里,胳膊肘慢慢弯曲。

冯杰绕道Alex身边。Alex缓了一会儿问:"他们两个到底什么关系啊?"



冯杰:"男男朋友。"













*Alex:"我怎么说分开三天就那么生气。"




*下章开始走正剧啦
已知我的私设人物有:林伦,白羽瞳的警校同学
Alex,展耀的大学同学



*感谢大家的小红心和小蓝手!谢谢大家喜欢
我非常开心会继续努力下去的!



【瞳耀】涌凌1-2

*老夫老妻在异地查案顺便和好虐狗的故事

*半架空
sci不在香港,g市过圣诞节,冯杰没有黑化

*
1.
圣诞节前夜是一个神奇又多彩的日子。

在g城的传说中,圣诞节前夜,天使会通过透明的水墙给每一个家庭送来祝福。
每当圣诞节前夜,g城的人们会围聚在城中央大喷泉的四周。十二点钟声响起的时候,会有天使托举着今年的吉祥物缓缓的从喷泉中央升起来。

圣诞节前夜,虽然朔风凛冽,可是大街小巷灯火辉煌。

店铺的橱窗里摆放着绿色的圣诞树,圣诞树上挂着金灿灿的merry christmas和大大小小的礼物盒子。雪花薄薄的在路面上铺了一层,路灯把灯光温柔的投射向道路上成双成对的手牵着手走路的情人。

今年的圣诞前夜仍然是寒冷却温馨的一天

喷泉随着暖色的灯光和舒缓的音乐轻轻摆动。
人们拖家带口有说有笑的聚集在喷泉四周等待着十二点的到来。
十二点钟声响起的时候,人群中爆发出一片掌声和欢呼。他们看着缓缓升起的平台,心满意足。甚至有人双手合十对着喷泉参拜。

突然,惊惧的声音从人群深处传来:"中央!中间!天使托着的究竟是什么!"
躁动的人群骤然安静下来,所有人直直的盯着喷泉的中央

音乐轻盈的舞动,圣洁的天使面带微笑的举着个什么东西
广场的灯光微微闪动了几下,音乐卡了几下。一切似乎是被魔法放慢了脚步。
人们能看个大概了。
那不是什么吉祥物!那是个男人!是一个死去的男人!是一具尸体!

一具扭曲的尸体。

尸体全身光裸,一条腿微微弯曲 一条腿斜着伸直。尸体的后背被人用刀划了好几道整齐的口子,一只胳膊伸向下体,另一只胳膊伸出手捂着自己的嘴。

人们无法看清尸体的面部表情。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呆了。

就一会儿功夫
尖叫声混合着孩子的哭喊声霎时盈满了整个广场。人群四散着朝四面八方跑去

很快,广场中央就剩下了几个不怕死的人和那具诡异的尸体。

十二点钟声结束,天使缓缓的降下来。有人大着胆子走近,终于看清楚了尸体的脸。

那个男人的唇角怪异的提起,仔细看去,原来是生生被人提起来,再用钉子和针线固定在脸上的。

广场上终于没有人了。

喷泉还在自顾自的随着音乐起舞。
灯光又跳动了两下,嚓的一声。整个广场陷入了黑暗
尸体沉没在了喷泉中央,不见了。

2.

展耀端端正正的坐在路边的长凳子上。
冷风夹带着雪花纷纷扬扬的飘落在他的脸上。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展耀来到g市其实也不过三天而已。
啊,准确的来说三天零三个小时。他掰着手指头算。

他离开白羽瞳已经三天零三个小时了。

三天前白羽瞳和展耀因为琐事大吵了一架,正巧临近圣诞节,展耀g市的一个朋友邀请他来g市一起玩,展耀一气之下买了飞机票就飞了过来。

要不然他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坐在光秃秃的板凳等人买完东西出来!展耀愤恨地磨牙。他低头看了看表,十一点四十三分,快没有时间了。
他刚想回头去叫身后的友人,却听到身后有大喊了一句:"展!",展耀一扭头,一个堪比黄花菜的脑袋从玻璃门后面伸了出来:"展!我很快,你再等一下!"

展耀对此抱以灿烂的微笑。

黄花菜头说到做到,马上就是马上。他拎着大包小包急匆匆的跑到展耀身边:"现在打的士还来的及。"他边说边打开手机连上网络在约车软件上约车:"我一定会让你看到g市的大喷泉!!!"

五分钟过去后,黄花菜头果断地拉着展耀跑了起来。

"圣诞节前夜还想约到车?有一点生活常识好吗!!!"
上气不接下气的展博士在心中发射了无数个愤怒的小鸟。

离大喷泉还有一公里左右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听见了十二点的钟声。黄花菜头拉着展耀想继续跑,展耀摆了摆手,扶着路口的电线杆喘气。黄花菜头显得很懊恼,他抓了抓脑袋,很不好意思地露出一个羞赧的微笑:"展,这次没能让你看到天使。"
展耀笑笑:"没关系,Alex。"他指了指远处,依稀能看到一个东西从中央缓缓升了起来。

Alex惊喜的睁大了眼睛,他搓了搓手:"展,你知道吗,天使会在圣诞夜穿过水墙给你送来祝福喔。"展耀被友人开心的样子感染了,他眯着眼睛看向远方,天使正在缓缓的降落。

一会儿功夫,街头就出现了许多人的。

Alex想要拉着展耀再近一点。忽然,他们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

大喷泉的方向的人,大多面色惨白,面容惊恐。有一些小孩子边跑边哭,后面焦急的大人追赶着他们。

展耀冲向路中央,随便拉住一个路人:"前面怎么了?"
路人呆呆的看向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甩开他的手跑到路边呕吐。过了一会儿,他抹了把脸,对着展耀,声音打颤:"尸体。"他颤抖着说。

"天使送来的,是尸体。"

——————————

雪下大了。鹅毛般的雪花加速从天空中落下来。

展耀有些头疼。

好不容易sci终于没有案子,他跑来g市度个不算假期的假,偏偏还遇到了这种事情。他一点都不想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偏生身边的Alex刚好属于那种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他两眼放光地紧紧拉住展耀的衣服:"展,你听到了吗!那边有尸体诶!"
展耀扶额,他用圣父般怜爱的目光看向友人:"我们去看看。"

黄毛似乎不懂得什么叫害怕。一路上叽叽喳喳,拉着展耀兴奋地问他在sci是否也会遇到如此奇特的案件。展耀淡淡地讲,我们遇到的有些比这奇怪多了。换来黄花菜崇拜的眼神。

等到展耀他们慢慢地赶到的时候,周围已经拉起来警戒线,尸体被平放在广场中央。

Alex只看了一下就捂住了眼睛,他甩着头:"天呐呐呐呐呐呐!展,你们平常遇到的都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他猛的把手拿开:"sci简直是太太太太太太厉害了!!!"

展耀也觉得这个尸体有点惨,奈何不是本区的管不了。他听着Alex的话,胸中小小的升起了一点点自豪,他接着Alex的话继续说下去,语调上扬:"我们sci里,大家都十分厉害。特别啊,是我们组长。他叫白羽瞳,打架战斗力很强的。"展耀对着Alex挑眉:"一个人单挑二十个都没有问题"

不过嘛。

他想了想,继续说"最近我跟他吵架了。我很久都没有见到他,跟他说过话了。"

"我其实很想见到他,跟他道个歉。"

他没有把话说下去,在心里摇了摇头。

"这种地方还是不能久留的。"展耀对Alex说。

"你再看一会儿,我们回去。"

他又陪着Alex看了一会儿。准备离开的时候,回过身却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

展耀下意识地低头,给人道歉,却感觉到那人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胳膊。

时间似乎静止了。

这气息是如此的熟悉。
展耀瞥眼,看见那人白色的羽绒服和白色的长裤。

他有些惊愕,没抬起头就听到那人阴阳怪气的语调:"呦,展耀。"

展耀猛地抬头,盯着那人的眼睛。那人清清嗓子顿了顿,抬起下巴眼神四十五度角往外瞟。

"展耀。"

"这样都能遇见你。"

他咬牙切齿:"真是太————不!巧!了!"

——————分割线

*
下章白sir就正式出场啦